Investment Institute
可持續投資

為發展中國家之可持續發展融資

  • 16 十一月 2021 (7 分鐘閱讀)

COP26 旨在促進國際社會為人類和地球設計和實現更可持續之未來。發達國家正在採取的措施受到嚴格審查,而新興市場可以說對可持續發展及其融資的關注則相對較少。

當然,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中國這個世界上最大的溫室氣體排放國身上,其二氧化排放量約佔全球的 30%。2020 年 9 月,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承諾到 2060 年實現碳中和,這意味著該國的碳排放將透過資助其他地方等量的碳減排來平衡。中國最近還宣佈,計劃到 2060 年將其對化石燃料的依賴減少到 20% 以下,這是一項雄心勃勃的聲明,因為去年煤炭還占該國能源消耗的近 60%1 。與該等目標一致的是,中國現為領先的可再生能源技術生產國和出口國,這展示了其對可持續發展的堅定承諾2

中國之外的其他新興市場在環境政策方面亦取得了長足進步。例如,巴西近50年來一直在燃料中添加乙醇,以減少對汽油的依賴,2020年全國人均生物燃料消費量為0.72桶油當量(boe),遠高於0.08的全球平均水準3 。此外,巴西約 84% 的電力來自可再生能源,是全球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4

與此同時,哥斯大黎加實施了大規模的重新造林計劃。此舉旨在將全國的森林覆蓋率從 30 年前的 40% 增加到 60%​​​​​​​5 。智利擁有豐富的太陽能和風能,因此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前景相當廣闊。2020 年,該國制定了躋身全球最大綠色氫(由可再生能源生產的氫)生產國和出口國之列的目標。這是實現降低全球化石燃料消耗目標的關鍵舉措。

  • China to cut fossil fuel use to below 20% by 2060 | China | The Guardian
  • China Daily, March 2021
  • BP Statistical Review of World Energy 2021
  • Our World in Data 2020
  • Earth.org October 2021

其他地區的可持續性政策進展不大,例如,面對減排,非洲還任重道遠。然而,這也意味著在環保方面,存在巨大的機會。非洲綠色刺激計劃於 2021 年啟動。該計劃旨在支援非洲大陸以更加綠色和可持續的方式應對新冠病毒疫情對社會經濟和環境造成的破壞性影響。與此同時,鑒於很大一部分非洲勞動力從事農業,因此非常需要獲得提高農業生產力的支援,這反過來又會促進糧食安全。此外,非洲大陸仍有數百萬人沒有乾淨的飲用水,這是另一個必須解決的關鍵問題。

綠色債券的增長

綠色債券市場的發展清楚地表明瞭新興市場對氣候變化的承諾,因為發行債券的目的是透過收益為可持續計劃融資。2020 年,新興市場發行了約 400 億美元的綠色債券,比上一年增加了 20%。2012 年以來,已有 43 個新興市場國家發行了綠色債券,發行總額達 2260 億美元。儘管綠色債券市場仍僅占新興市場信貸總額的 5.5%,但它正在迅速擴張,預計到 2023 年每年發行額將達到 1000 億美元6 。中國仍是新興市場綠色債券的最大發行國,但印度、智利和巴西近年來亦是這個不斷增長之市場的重要推動力。

圖表3:2012-2020 年新興市場綠色債券累計發行量(單位:百萬美元)

  • IFC 2020

障礙依存

然而新興市場國家在實施可持續政策方面仍有障礙需要克服。例如,許多發展中國家目前缺乏採用可再生能源的技術和/或開發可再生能源的資金,而較貧窮的國家則有更多的基本需求需要解決。此外,由於新興市場的異質性,很難一刀切。例如,巴西的地形使部署電動火車困難重重,而哥倫比亞缺乏基礎設施意味著採用可持續技術具有挑戰性。

一方面,部分新興市場國家是碳排放大戶,這反映出最近其經濟在快速增長,該等情形通常離不開更便宜的碳密集型能源。但另一方面,發達市場的人均碳排放量要高得多,並且絕大多數碳預算已經被發達國家,特別是歐盟(EU)和美國在多年的時間裡消耗殆盡7

我們認為,實施脫碳計劃不應以犧牲新興市場國家未來的經濟增長為代價,發達國家有責任為新興市場的可持續發展融資。例如,發達國家可提供資金援助和技術,以便新興市場國家更快地實施環境政策,同時亦要認識到,應對氣候變化需要各方的協同努力。美國、歐盟和其他發達國家在 COP26 上達成的為南非煤炭轉型提供資金支援的協議邁出了積極一步,可作為其他國家和其他計劃之典範。

我們的信念

在將資本引向新興市場時,環境、社會和管治 (ESG) 因素是一項關鍵考量。我們的新興市場債務策略遵循安盛投資管理行業排除政策,這意味著策略不會投資於有爭議武器、軟商品或棕櫚油等品種。我們還實施了安盛投資管理 ESG 標準政策(該政策亦排除了煙草等領域)以及 ESG 評分法。我們旨在讓我們新興市場債務策略之 ESG 得分高於基準或同業,鼓勵向具有高 ESG 品質之投資傾斜。

在過去 20 年裡,許多新興市場國家在很大程度上被視為大宗商品出口國,其經濟建立在石油、天然氣和金屬等自然資源儲備之上。因此,能源行業通常是新興市場債務策略的重要配置。但我們一直在減少對這些資產的敞口,轉而支援更多以消費者為導向的行業,我們認為該等行業具有更大的可持續性。我們亦在持續追蹤拉美和亞洲的可再生能源機會。

此外,我們一直在尋求減少新興市場債務策略的碳足跡。我們減少了對高碳排行業的敞口,例如鋼鐵和蛋白質生產商以及公用事業企業。我們亦在安盛投資管理內強化了油氣行業之政策,新增了一些例外情況,以減輕行業對環境的負面影響。在新興市場固定收益策略中,我們減少了對石油生產商的敞口,尤其是國有企業,該等企業為碳密集型企業,可能不太願意參與減排。

我們認為,可持續發展問題是新興市場債務投資者的主要關注點。透過將 ESG 因素與傳統財務標準相結合,我們的目標不僅是建立具有潛在超卓長期回報的穩定投資策略,還在於支援新興市場國家為地球更可持續之未來融資上發揮作用。

  • Citigroup October 2021

相關文章

可持續投資

在烏克蘭戰爭陰影下的負責任投資

  • by Gilles Moëc
  • 26 五月 2022 (5 分鐘閱讀)
可持續投資

不能讓地緣政治阻礙能源轉型或投資者的決心

  • by Chris Iggo
  • 26 五月 2022 (5 分鐘閱讀)
可持續投資

構建可持續投資策略:放眼財務目標以外的因素

  • by Chris Iggo
  • 22 九月 2021 (5 分鐘閱讀)

    免責聲明

    本網站由已獲香港證券及期貨事務監察委員會 (以下簡稱「證監會」) 發牌的安盛投資管理亞洲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安盛投資香港」)發布,內容僅供一般傳閱及資料參考之用。按照任何適用的法律或法規,本網站並不構成與金融工具交易相關的投資研究或財務分析,也不構成安盛投資管理公司或其關聯公司作出買賣任何投資、產品或服務或進行任何相關交易的要約,並不應被視為招攬或投資、法律、稅務或任何其他建議、投資策略建議或買賣證券的個人化建議。本網站的編寫沒有考慮任何特定人士的具體情況、投資目標、財務狀況、投資知識或特殊需要,亦有可能會隨時更改而恕不另行通知。要約僅會按照相關發行文件中所披露的資料作出。如果閣下不肯定本網站所載任何資訊的含義,請諮詢獨立財務顧問或其他專業顧問。

    由於本網站內容經過簡化,所載內容並不完整並屬於意見;文中的估計和預測具主觀性,如有更改,恕不另行通知,此等意見、估計及預測亦不保證會成真。實際營運結果及成果或存在重大差異。本網站內的資料、數字、聲明、分析、預測和其他資料乃根據我們在建立本網站時的知識狀態提供。本文所載的資訊從相信屬可靠之來源獲得。安盛投資香港有理由相信該等資訊為準確、完整及最新。在法律允許的最大範圍內,安盛投資香港、其關聯公司、董事、高級人員或僱員對第三方所提供的數據(包括該等數據的準確性)概不承擔任何責任。本文件並未載有足以支持作出投資決策的資訊。所提及的公司資料(如有)只供說明之用,並且不應被視作為投資建議或招攬。

    所有投資均涉及風險,包括損失資本。投資價值以及收益可升可跌,過往表現並不保證未來回報,投資者或會無法收回最初的投資金額。投資者不應僅根據本資料作出任何投資決定。 

    本網站列出的某些服務或不適用於零售投資者。

    本網站未經證監會審閱。© 2022年安盛投資管理公司。版權所有。